• 北京南站黑车7公里需百元发票随意打

  •    国庆黄金周,北京各火车站迎来客流高峰期。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地区黑出租又蠢蠢欲动、伺机而行。在昨天的调查中,北京南站一辆黑车不但漫天要价,甚至能够打印出有防伪标识验证为真的“真发票”来。

     
      今天上午,此事所涉及的出租车公司表示,该发票上的车牌号、驾驶员编号如实存在,是否如黑车司机所说的由的哥流出去的票卷,将在节后进行核查,如属实将把该司机交给主管部门处理。
     
      记者调查
     
      昨天是国庆黄金周第一天,下午2时许,记者在北京南站北广场发现,之前常在北广场北进口处议价拉活儿的出租车(见本报9月30日报道),如今转移了“根据地”。车身上分别印着国兴、北汽、丰台个体、东城个体等字样的六七辆出租车,如今聚集在北广场北侧的南站幸福路路边。
     
      在这儿“趴活”的出租车后备厢盖打开,从后方无法看到车牌号;车里原本悬挂在副驾驶一侧的出租车服务监督卡(出租车准驾证)也不见了踪影。司机们身着便装,有的站在路边招揽过往行人,有的坐在副驾驶上等着乘客“上门”。
     
      记者上前询价,一名司机说:“天安门啊?100元!”这里距天安门广场也就7公里,正常打车也就需要24元,涨了3倍多。
     
      “天安门那儿今儿交通管制,得绕道,真没多挣你钱。”看到记者有所犹豫,该司机又展开攻势,“能报销么,可以给你出个‘大票’!”说着,司机带领记者回到车边,从车里拿出一沓100元的定额发票,表示这些是公司包车时用的,没有任何问题。“不行给你两张,你回去报销,这不还赚一百呢么。”
     
      听说记者要求必须是机打的出租车发票,该司机随即找来路边一辆红色“中华”汽车的司机。“放心,我们这都一块儿的,我俩交接班。”当记者问为什么没有出租车标识时,出租司机连忙解释:“坐他车去吧,80元,也能给你打发票。”
     
      记者跟随该男子来到车内时发现,男子从一个黑色袋子内拿出一卷空白的出租车票,并表示想出多少钱的票都可以。
     
      当汽车行进至南站幸福路与马家堡东路交叉处的高架桥上时,看到附近没有车辆过往,男子便停在中央,从黑色口袋中取出一台黑色的打票机。“多少钱合适,150元行么?”得到记者同意后,男子便将空白的出租车发票插进机器,开始操作。
     
      “10月1日,时间随便输了啊。”据记者观察,男子输入信息过程中,可以调整的选项包括打车的“日期”、“时间”以及“金额”等几项,而出租公司编号、电话以及出租车牌号和编号则无法改变。
     
      当男子熟练地按下按钮确认后,发票伴随着“吱吱”的打印声开始往外卷动——仅仅不到2分钟的时间,一张出租车票便送到了记者手中。
     
      记者追问
     
      发票哪来的?司机:肯定不假来自正规出租车
     
      当记者询问打票机来源时,该男子称,自己与正规的出租车司机合作,由对方提供发票和机器,因此绝不用担心发票问题。
     
      “这就是他们出租车计价器里的,他们往公司报说打票机坏了,然后领个新的,把这个给我,所以编号、信息什么的都一样,绝对没假。”该男子说。
     
      该男子告诉记者,由于能够随意输入金额,因此通过这种方式也能够拉一些回头客。“单位要能报销的,咱这也好商量,二三十块钱的车就给他出个100元的票,咱双方都合适。”
     
      当记者问他跟哪个出租公司的司机有合作、如何合作时,他再也不理记者这茬儿。
     
      核实
     
      发票信息无误出租车公司将调查
     
      记者发现,发票上也印着单位、电话、金额等信息,与正规的出租车发票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记者按照背面的使用说明,把手指放在热感应区验证真假,上面的税徽都能变浅。
     
      不过上面显示的车牌号为“京BN1727”,但该黑车车牌号却为“京PP6V67”。
     
      今天上午,记者按照发票上的联系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发票上的电话就是北方出租汽车公司的,发票上印着的车牌号、驾驶员编号也都如实存在。
     
      而根据记者描述来看,不同的地方仅有“北京市出租汽车发票专用章”的图案和所印的位置——正规出租车发票印章为椭圆形,印在发票底部正中央,而该发票的印章则是长方形,印在发票左侧。
     
      对此,北方出租汽车公司的值班人员表示,由于相关部门已经放假,因此对于记者所描述的情况,还需要到假期后才能进行核查,如果情况属实,会交由主管部门对该出租司机进行处理。
     
      北京交通执法总队第三执法大队相关负责人董先生告诉记者,司机每次领取发票,都会在税务局有相应的记录,如果发票丢失,要首先到公安机关报案,否则是不会补给司机发票的。
     
      根据记者所遇到情况判断,该黑车司机所持有的打票机和发票都应是其通过非正当渠道获取的。
     
      相关
     
      昨晚6时许,记者在北京站出站口外的载客点看到,由于该时段到达列车多,出现“车少人多”的情况。
     
      记者跟随乘客排队体验打车需要排队的时间。平时,乘客只需要在载客点外花费不足十分钟就能打到车。但是昨天,记者在现场等候了近半个小时,也没有打到出租车。
     
      不少黑车司机瞅准这个时机,纷纷前来“招揽”生意。一名黑车司机告诉记者,由于傍晚6时前后列车集中抵达,加上这时正规出租车堵在旅游景点周边的路上,所以他们趁着这个空当来拉点生意,因此要价也比较高。去五棵松直接要价100元,记者平时打车走该路段只需花费70元左右。
     
      昨天下午,记者在首都机场T3航站楼出租车等候区打车。当记者提出去望京时,有司机说:“那地儿我不太熟,您换辆车吧。”记者问了两三辆出租车,都不愿意去,一位的哥还给记者支招:“您再找一位,拼一辆车,要不真没法走。”
     
      记者又询问,加钱是否可行。司机思考了一两秒钟,张口说道:“100块吧。肯定能给你送到。”
  • 2013/11/4 9:2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