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25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大案纪实

  •   “6·25”特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全案17名被告人,120余册侦查卷宗,涉案金额28亿,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涉及税额450余万元。

      在无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为他人虚开、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以及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以此来抵扣税款,此举已经严重的扰乱了税收管理制度,使国家的税收蒙受了一定的损失。在掌握了相关犯罪线索后,北京市统一行动,将以对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为谋利手段的犯罪分子,以及受票人、中间人绳之以法。

      2012年8月27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对黎会东、黎会军、葛建军、姜卫杰、姜光军等17人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依法提起公诉。

      他们,使国家税收蒙受损失

      “买这个公司就是为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北京世祥公司没有实际的经营业务。”

      被告人黎会军,以对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为主要牟利手段,涉及向多家公司或个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2010年10月份,我通过一个叫祖海婷的人认购了北京辰翔远景科贸有限公司,后将公司变更为了北京世祥商贸公司,我自己担任法人代表,办公地在海淀马连洼圆明园西路甲5号,公司的性质是一般纳税人。”黎会军还讲到,该公司不经营实际业务,只对外需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承办本案的检察官在对公司情况进行核实时发现,全案中向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公司大都是被告人通过中介机构以低价认购,认购得来的公司基本不经营实际业务,认购这些公司的主要目的就是利用该公司具备的一般纳税人资质,对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黎会军利用其手中的北京世祥商贸有限公司对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涉及税额42万余元。而与黎会军一同被提起公诉的另一被告人姜卫杰,以其经营的北京恩吉商贸有限公司的名义,自2010年9月至2011年7月间,在无真实货物购销的情况下,向多家企业或个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40余张,税额为250余万元。

      这次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的17名被告人当中,开票方就占了6个,对外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涉及的税额总计为450余万元,这无疑造成了对税收管理制度的严重危害。到目前为止,法院已对部分被告人做出了有罪判决。

      因利益的驱使,受票方甘愿冒风险

      “我们公司同北京恩吉商贸有限公司之间没有真实的业务往来,之所以买票,就是为了抵扣税款。”

      被告人庄建,2011年6月期间,通过中间人领受犯罪嫌疑人姜卫杰所在的北京恩吉商贸有限公司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张,税额3万余元,后经查明,被告人庄建所在的公司,已将这2张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抵扣税款。

      “自从2010年7月公司升格成为一般纳税人后,税费都成了17%,这样公司的利润就少多了,我就想起用增值税发票抵扣税款的做法”。

      据庄建供述,2011年3月份,他按照手机上收到的卖增值税发票的短信息同对方取得了联系,对方说能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对方按照我告诉他的面额填写发票,并按照面额的6%收取费用,我拿到发票输入国税系统认证成功后我就给对方开具一张相应面额的支票。”

      在庄建所持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通过了税务认证后,开具方从庄建向他们提供的支票里面扣除了票面金额6%的费用,剩余欠款又以现金或是支票的方式返还给了庄建所在的们公司。

      具备一般纳税人资格的公司,在日常经营活动中会出现增值税进项票的数额小于公司开具的销项票的数额的情况,这样一来,所要上缴的增值税就会多,一些“精通”门路的人就会为使公司的进项和销项基本持平,让公司少缴税想尽办法。

      同增值税17%的税率相比,只要向开票方提供仅为票面金额几个百分点的钱就可以获得一张由该公司开出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在通过了国税系统认证后便可在规定的时间内去抵扣税款,这样做便可把本应向国家缴纳的税款省下来,作为自己的利润。

      此举看似聪明,却已触犯了我国法律的相关规定,此次被依法起诉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领受人无不对自己的行为表示出了懊悔。

      在对全案的核实过程中,承办人还发现,以庄建为代表的领受方,将领受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全部用于其所在的单位申报、抵扣税款。

      经审查,西城检察院追诉受票方所在的单位为被告单位,共八家,向法院提起公诉,截止到发稿前,西城法院针对庄建等人的行为做出了一审判决,均以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对被告单位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罚金。

      案件关系错综复杂,全案的审核认定异常艰难

      作为全市专项行动案件,对于承办本案的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来说意义重大。与其他同类案件不同,本案当中存在着错综复杂的交易关系,这就给全案的审核认定工作增加了很大难度。

      自年初收案以来,办理该案的检察官任丽新和她的书记员便开始了极为繁杂冗长的梳理工作。鉴于本案的犯罪嫌疑人人数较多,为了能够节约办案时间,任检察官和随行书记员便住在了看守所,用了近一周时间完成了对该案所有犯罪嫌疑人的提讯工作。在随后的半年时间里,任丽新和她的书记员对全案的证据情况进行全面细致的审核。

      “全案最难以认定的便是错综复杂的交易关系。”任丽新说,“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一方一般不会直接同领受方接触,而是通过中间人在其中穿针引线,一来开票方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数量大,具体那些增值税票给了那些人是很难记清楚,而领受方在索取增值税专用发票时,对于中间人的认识也很模糊,再加上中间人流动性大,这对于双方虚开、领受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事实认定无疑增加了难度。”

      “全案当中的另一个问题,便是被告人在交易过程当中身份的转换。”任丽新检察官还说到“很多开票方之间都彼此认识,也会存在一个开票方从另一个开票方手里拿票的情况。”

      针对上述问题,我们从被告人张玉全处得到了印证。

      具张玉全交代,他曾向本案的被告人黎会军索要过增值税专用发票。“我用手机把公司需要的数额和产品名称编成短信给黎会军发了过去,之后我就去找黎会军取的票,并且给了黎会军5000元人民币。”

      但张玉全得到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并不是黎会军控制的公司开具的。“当时我找黎会军要票,黎会军说他那里没有,说他弟弟黎会东那里有,可以帮我找找,这票就是他从黎会东那里找到的。”

      除了上述问题外,全案的犯罪数额认定也是一项难点。以犯罪嫌疑人姜卫杰为例,对外开具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多达140余张,承办该案的检察官只能将现有在案的所有在案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一张张累加,最终确定其虚开的税额总数。

      该案承办人经过夜以继日的审查将全案梗概以幻灯片的方式呈现出来,使全案的思路和脉络更加清楚准确。

      杜绝虚开,相关部门应加强监管

      在我国,增值税收入占当年税收总额的比重很大,在无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是领受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已经严重的扰乱了我国税收秩序,而将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作抵扣税款,这无疑也给国家的税收造成了损失。

      任丽新还介绍到,一些领受方在领取了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后,自以为将相应的入库手续、记账凭证做好,再将拿到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于其他月份进行抵扣,这样一来便难以辨别是否存在着真实的货物交易,可事实并非如此,国税稽查部门通过核查其公司的资金流向、货物流向、以及税务月度申报情况便可将其领受虚开的增值税发票用于抵扣税款的行为查个水落石出。

      全案当中有的领受方还是高新技术企业,为了能够获取更多利润,保证企业能够取得进一步的发展,同样采取了领受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税款的行为。针对此类问题,任丽新检察官说道,企业的发展可以采取多种合理有效的方法,如提高原料利用率、降低能耗等方式均可达到良好的收效,却不应该采取违法手段,这样做不但使国家的税收受到影响,自身也难逃法律的制裁。

      通过办理该专项案件,使我们更加清醒的认识到,维护国家税收制度以及市场经营秩序的井然有序是何等的重要。为杜绝虚开行为,提出两点建议。

      首先,相关部门联合协作,一同加强对于税收工作以及市场经营秩序的监管力度,力争做到对该项问题的早发现,早预防。同时加强对于相关责任人员的释法说理性教育,使其充分认识到对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行为的严重性,从源头上对虚开或领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进行遏制。

      其二,鉴于考虑到中小型企业、尤其是创新型企业要在市场经营活动中进一步谋求发展的需求,有关部门应出台相应的政策支持,为中小型企业及创新型企业的进一步发展创造更加优越的条件,从根源上弱化对于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需求,从而更好的维护国家的税收秩序能够井然有序,创造一个更加优越的市场经营秩序。

  • 2013/1/6 13:30:57